我上大学期间,在读大一那年夏天,患腮腺炎发高烧并发睾丸炎, 被校卫生所安排在门诊部对面的一间房内「住院治疗」。 没想到这期间有同学为我自愿奉献了自己处女之身, 使我人生第一次品尝到了性的美味。 同学天真幼稚的思维和近乎傻痴的言行虽有些可笑可悲, 但她那份真诚助人的善心和自愿奉献的义举还有那人性本能的原始露演, 却为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记忆。 我当时「住院」的那间房,其实是校卫生所的杂物间(临时储存室), 屋内沿墙地面和货架上堆满装有各种药品器件的木箱、纸盒与塑料布大包 只在门后临窗设有一张硬板床供门诊急、重病人临时留观和治疗用。 我是前期高烧睾丸肿痛行动不便住进来的,经一、二周治疗本已痊愈, 可医生说我还年轻为免遗后疾,不久前让我去医院作了精液检验。 倒霉的是结果不太理想(质量数量正常,但活动性弱, 还有死精)医生给开了处方让回去打针吃药, 嘱过段时间还得来医院化验一次说只要配合治疗, 估计不会影响将来生育。 就这样卫生所就继续把我留下治疗。 由于那针和药都是男性激素(睾丸素),治疗期间使我那阴茎整日膨胀硬立, 不仅没脸出门还痒憋难忍,只好不断手淫解决。 所幸我同班哪些男女同学们得空就来关心探望, 除买些好吃的给我还把U盘和笔记本借我补课, 总算还能坚持治疗。 不过他们从校医那里也知道我的病情和用药情况, 都是学医的药物的效果和作用人人了如指掌。 从他们来后直盯我那部位看的神秘眼神和关心询问我有何感觉的羞涩语言中就可想而知。 不幸的是没过几日,我那睾丸萎缩的厉害,校医就把隔日打的针改为每日打, 虽为好心可没想到适得其反。 我发现我那阴茎远比前粗大了好几倍,可睾丸却从原来肿胀的大鸡蛋痿缩变成了小鸽子卵。 这种神奇变化充分证明了性激素的效果和过度使用的副作用, 也同时引起了同学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所以每当他们三三五五分批来看我时, 就要求关门查体我虽然不好意思,但大家都是学医的, 也就不在乎错过这与同学学习研讨和炫耀展示的良机。 唯就在一个周末我班有4、5个女生来使我特尴尬。 她们好奇加紧张,操作就不那么自如,在几个人反复不断触茎抚阴中, 我忍不住喷泄了要不是我遮挡及时,怕早给她们浓精射颜了。 玩笑中我发现她们对化验取精表示无知,就假意埋怨自己没有女朋友, 偏得这病让人抽精特难受。 可没想到的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反引出了一段极为荒唐的「送货上门」的离奇性机。 那是一个周日下午,想不到我班那个胖高个女生Z(前日与女同学一起来过使我尴尬的其中一位)一人单独来看我了, 她给我带了一饭盒红烧肉米饭说是她妈手把手教她, 由她自己亲手做给我的我感动道谢不已。 Z是本地人,外号大洋马,丰腴高胖,相貌一般;她胸大无型、饱满不挺, 纯淬是一大团肥肉铺满胸壁唯一是那皮肤特别白亮细嫩, 极其迷人。 她边问我治疗情况边关门要看阴情,虽说我班男女中就我俩个子最高, 平时她也待我不错可今要我在熟人异性面前关门单独暴露隐私, 我说死不干坚决拒绝。 可没想到我这下可把她急哭了,她乌咽着说, 人家是好心来给你帮忙的谁想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见此赶紧道歉不迭, 并顺手锁门放下窗帘上床静躺,准备退裤让看, 可她却似不急不忙还在继续向我诉说着她的内心委屈。 原来她知道我明早要去化验,那天又得知我没有女朋友很受罪, 所以今天特意专门来做我的女朋友准备帮忙为我取精的。 听此我不知是感动还是激动,情不自禁上前抱住并吻了她脸。 她顺手推开我并从挎包取出烧杯、试管、医用手套和卫生纸, 还把裙子高高撩起: 「你看你看什么都准备好了, 我没骗你吧」。 说着就要解带脱衣,被我急忙拦住制止。 呀,果然是有备而来!一眼望去,那裙底无裤, 白玉般嫩腹下那肥圆高耸如丘的阴阜光亮无毛 下蹲时阴缝两旁肥肉张开处嫩润无比,红豆可见。 这时我那阴茎又不知不觉硬涨难忍,就干脆退裤让她抚看, 本想她检查时射了就舒服了可她今天不知咋的操作是那么镇静正规和耐心迷恋, 我竟毫无性欲感觉和射精发作意念只是默默享受着在女性面前展示自己雄硬阴茎的那种自豪感与说不出的被异性触摸那种兴奋愉悦心情。 看她一手拿烧杯,一手捏磨套弄,那自然流露的表情与非常认真的动作, 是仔细欣赏又像是在做实验我虽感觉好舒服但仍无射意, 只是暗喜。 可好景不长,她看久不出货(射精),急了忍不住竟上床分腿骑蹲我腹, 撩开裙子摘下手套,手握我那硬物直往她阴缝里戳。 在活动中我就觉龟头好像进洞,但有阻不能入。 她边来回晃臀以她那肥厚的阴肉夹磨阴茎龟头, 边不停吻我还拉我手进衣摸奶,急欲增强对我的性刺激, 并不时持烧杯问我是否射精。 她那肥阴嫩肉柔软润暖,含揉龟头犹如舌添样舒坦, 特想急入勐攻又不敢造次我自左右为难,根本就无暇正面答理她的询问, 只故意玩笑着说阴茎那玩艺儿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未进阴道咋能射精到底是学医的,一点即通,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握茎对准洞口咬牙咧嘴间肥臀已勐落我腹, 我即刻就感我那硬茎好像勐地一下顶开什么障碍连根落入深渊 涨紧疼痛只觉血冲脑顶,心魂飘然,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可她虽面带楚郁反而镇静,立马起身拔出那物持杯接精催射。 可我虽经视觉和肉体刺激有些动情,但经她这么突如其来勐地一戳, 弄的我阴茎又涨又痛哪里还有射意我就玩笑说只是插入阴道, 又无激烈性交高潮咋能射得出来」算了不麻烦你了, 明天还是让护士抽吧」。 一听此话,她似于心不忍,立马脱光衣服好像要准备与我大干一场的架式, 我急忙起身给她披衣安慰。 我是「到口的肉不吃」的人间怪物非也。 她又不是我女朋友,也根本没发展过爱情,尤其是她刚才那举动是那么突如其来和令人惊魂不定, 我仅有的一点性欲也早在惊吓、紧张与阴茎疼痛的气氛中云销烟灭。 看她未达目的不罢休的难受狙丧样子,想到她今日的赤诚作为, 我无比感动就退一步提出让她给我口吸手淫取精, 这才勉强打破僵局。 然而,对于初涉性事无爱无欲的男女而言,这真不是一种享受而是负担。 她边吸添套弄,我也得空近距离欣赏她细皮嫩肤, 并伸手揉那肥白软乳、摸她那白虎馒头极力想加强刺激早些射出结束。 你还别说,我这招还真的有用,现在才知道异性手淫远比自己撸管要兴奋、刺激。 特别是亲身体会那眼观手摸肉体的同时,阴茎在细腻指掌间温柔滑动的感觉, 性反应和性感觉竟是如此强烈。 果然随着快感不断增强,我就告她「快点,要射了」。 可说时迟那时快,当她刚要以杯口对准并突然加快套弄速度的刹那间我彻底爆发了, 只见一股脓精白液就如开闸的高压龙头直喷她眼脸发边。 刹时,我热血沸腾,兴奋难忍,不顾一切地顺势推倒她就直插洞底, 边射边快速抽动她也好似激动地紧抱我身体以臀抬迎。 也许是我针药作用,或许是初次搞女人的本能反应 我那阴茎愈战愈硬, 用尽全力反而再无射意(估计是刚已射过一次的缘故吧)。 可她反似性欲刚被激起,不仅没有开始那羞腻和不适的忧伤表情, 反而满脸通红气喘肉颤,还紧抱扭摆、不断求欢。 阴道好像也不像最初刚入哪样干紧,开始湿润驰滑, 进出极爽还不时随着阴茎抽插卟浆作响,尤其是在我突然深插时, 随着她的身体触电样抽搐我那阴茎瞬间好像被嘴巴勐吸紧裹, 胀跳爽愉之极。 我们就这样大鸡巴肥穴一直大干一个多小时, 直操的她喘息不止肥阴滚烫冒浆、浑身发抖软摊在床, 我这才忍不住抽筋样在她洞底暴射了几下不情愿地勉强分开了我俩那还在不断颤溧的肉体, 迅速拔出依然坚硬无比小弟战战兢兢对准她手中杯口继续射完我那剩余子孙。 在我提裤起身那一刻,看她全不顾自己穿衣遮体, 却还用她那颤抖的双手正在仔细为我封装那刚才提取的检验样品时 我才情不自禁说了声「谢谢你啊真不容易」。 这时我才不经意间看到了她在整理战场、提裙穿衣中那不太漂亮的脸庞上留下的泪痕。 顿时,我心像被黄莲苦水浸润样难受,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内疚与歉意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道深深划痕。 她走后我彻夜难眠。 没想到无意间的一句玩笑话竟能引发如此性戏她那并不吸引人的形象, 那各具特色的身体器官以及她那无知的言语与怪异的行为, 再加那倔强的脾气性格一幕幕不断闪显眼帘。 我俩都有了这第一次,以后怎么处世她爱我吗我喜欢她吗一连串问题思前想后、挖空心思难以找到答案。 但冷静想来,我还是值得自我庆幸并从内心非常感激我这个其貌不扬的同学。 她除了使我有机会真正第一次进入女体初嚐了人间性交原味(破处交合), 更重要的是她不惜用她那宝贵的处女之身和自觉自愿、毫不掺假的本能性行为 进一步更准确地验证了我这次得病的预后结论是「并无损伤身体(性能力)」。 尽管,她天真纯洁的思维想来着实有些幼稚可笑, 但那不顾一切赤诚助人的良善用心始终感人肺腑。 尤其是那无私无畏的自愿献身精神(强忍破处痛苦令我怜惜佩服), 还有自然流露出来的原始本能和近乎傻痴的荒唐行为 更时时绕人心扉。 我今虽已婚生子,可「吃水不忘打井人」,对同学Z的真情奉献我久铭在心。 这也正是我对她深存怀念和终生感激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