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开着车子,护送奈美上学去。 一路上奈美嗅着义父身上的阵阵男性体臭, 就像是植物腐臭时所散发出一种特有的体液味道 她相信即使男人在沐浴之后那种特有的体臭仍然能够保有, 而且不会轻易就消失的便是男人天生的本钱, 也是男人最性感迷人的地方。 她想着想着,整个秘洞就像被火燃烧了一般, 很热、很热还流出了烫烫的蜜汁,但是却因为没有男人的肉柱可以插周她的秘洞, 令她十分的苦恼毕竟她总不能和义父作爱吧。 她勉强的压抑着自己浓厚的性慾,且又怕义父看出自己的窘态, 便假装闭着双眼靠着椅背睡觉。 一直到了教室,她的秘洞仍然是热热的, 而且整条内裤也都湿透了。 有一天,风和日丽的早上,奈美参加圣玛汤斯学园社团的吹奏乐队, 而这吹奏乐队是很有名的。 由于奈美刚入学时就一直非常希望能加入这个乐团, 于是便毛遂自荐自己了。 奈美进入乐队教室时,听见那吹奏的音乐非常的轻柔美妙。 奈美心中不由得跟着音乐跳跃了起来。 奈美进入了教室, 学长说: 「有没有吹奏乐器的经验?」 奈美拿出了自己的自传说: 「哦, 有的我中学时曾吹奏过。 」 而另外一位学长也走过来问她: 「你是如何学习的? 」 「我是请老师个人教授的。 」奈美回答着。 「那么,请问是那位老师?」 「哦,老师是南本先生。 」 于是学长们的脸色大变,奈美并没有察觉到这种微妙的变化, 而这种事造成她日后被折磨着。 学长若无其事对奈美说: 「明日午后一时, 请带你的乐器到第三演奏室来。 」 奈美很高兴自己被录取, 于是说: 「啊! 是的, 我的定准时到达。 」 于是第二天奈美带着乐器,她深唿汲平静着自己, 定睛一看 (哇! 好多人! ) 原来她并没有录取 那是还需要经过考试的。 来报名者有五十多人。 当轮到奈美时,她感觉到好多双的眼睛注目着自己, 她很紧张但又希望自己能如愿的进入社团。 她非常的专心演奏一曲,很庆幸地被录取了。 刚入社团的新生的练习生都必须分担打扫清洁室。 奈美分配到扫隔的练习室,那是学长们专用的练习室。 练习室中传来学长佐仓千里的谈话声。 「你的肺活量还不够,先做五十下仰卧起坐。 」 和他在一的是广泽正司,是校内有名的美男子。 体格很好,运动项目更是一流,是不少女子心仪的对象。 正司做着俯地挺身,结实的臀部一上一下, 千里在一旁看着突然喊停。 「现在开始做仰卧起坐。 」 广泽正司转过身来躺在地上,学长佐仓千里压着他的双腿, 协助他做练习。 千里一边数着数,一边手却不安份的慢慢向上游走, 当他碰到正司双腿间那突出的部位时正司像触了电一般, 全身剧震了一下。 千里望了正司一眼,正司继续做着仰卧起坐, 假装没感觉可是胯下却的反应却逃不过千里的眼睛。 正司两腿之间有样东西正快速的膨胀,把裤子撑得高高的像是一座小山丘一样。 正司显然也发现自己的窘态,正不知如何是好。 千里的手丝毫不松懈,继续爱抚着正司。 正司再也无法专心的做练习,他索性闭上了眼睛, 任由千里爱抚他的下体。 千里看见正司并不抗拒,胆子更壮了。 他拉下正司的短裤,那件庞然大物,半露在外, 鲜红的龟头早已湿透了。 千里握着正司的又长又大的阴茎,用舌头轻轻的舔着逗弄着正司的龟头, 正司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千里便将整支含进咀里吮吸着。 广泽正司因强烈的快感涨红了脸,汗水湿透了全身。 千里除下了自己的裤子,将他的阴茎塞到正司咀里, 慢慢地抽动着。 正司觉得像是一根超级香肠塞了进来,一直顶到咽头, 彷佛还要再更深入他的咽喉。 当他无法再容纳,感到想呕时,千里又将他的阴茎抽出来, 然后再次深深的塞进来。 千里此时忘我的呻吟着,一只手却不时逗弄着正司的阴茎, 更一只则用手指探索正司的肛门。 当爱抚和吮吸已无法满足他们时, 千里对正司说: 「我想进入你的身体。 」正司点头答应了。 千里把正司的大腿扳开,把他的阴茎对准正司的肛门却并不插入, 只是龟头磨擦着。 正司低声的喘息,他感到千里那肥大的龟头正压迫着他的肛门, 慢慢的把他的肛门撑开滑进来。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紧接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侵袭他全身, 他整个身子因极度的欢愉而颤抖着。 千里把他的阴茎深深的插入又抽出,再深深的插入, 同时叫正司自己手淫。 广泽正司像野兽般低吼着,同时自己自慰着。 他可以感到千里的动作正逐渐的变快,突然千里发出了叫声, 然后正司感到千里的阴茎在他的体抽搐着温热的液体随着抽动喷来。 于此同时,正司也已到了极点,白色的精液由他那直挺的阴茎喷了出来, 溅在千里的胸口脸上,到处都是。 千里将广泽的阳具含入咀里,贪婪地舔着广泽那甜美的精液。 屋中一切的高潮迭起后,二人若无其事地离开, 留下一地的汗水和残渣。